日  星期

警方提示:“微”陋习“刷”出驾驶安全大隐患

来源: 华州区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8-11-29  浏览数:

    “嘀嘀,嘀嘀……”开车途中,手机微信的提示音响了,看还是不看?不少“低头族”都会选择一边开车一边低头瞄手机,看似赶路、谈事两不误。事实上,这些“微”陋习却隐藏着巨大的安全隐患。
  日前市民王女士驾车行驶到友谊西路时,手机提示音响起,提示有一条微信未读取。王女士一手握方向盘,另一只手拿着手机与朋友用微信交流,车速不知不觉慢了下来。后面的车鸣笛示意,王女士被吓了一跳,车辆失控,随即冲向了护栏。车辆损坏严重,所幸人未受伤。王女士对这起事故负全责,还要承担价格不菲的修车费。她特别后悔,“开车玩微信,差点搭上命。”
  据哈尔滨市交警部门统计,今年以来哈尔滨市引发交通事故的原因中,排名第一的是“有影响安全行车的行为”,主要包括驾驶人开车刷微信、打电话、玩手机、低头捡物品等。“不论男女和年龄,不少司机都存在开车陋习。”哈尔滨市交管局事故大队民警李新强介绍,,两年前,很少遇到因玩手机引发的交通事故,比较常见的也就是开车打电话。而现在,刷微博、聊微信、看新闻、抢团购,甚至打游戏……交警在处理事故时,经常会遇到这类时时刻刻沉溺于手机的驾驶人。
  六成以上驾驶人开车时有“微”陋习
  2015年公布的一项由福特汽车委托进行的调查显示:59%的中国车主存在开车过程中看微信的行为,31%的人玩自拍,36%的车主开车过程中有刷新微博的危险行为。这一数据在亚太地区高居榜首。哈尔滨市交警部门调查显示,“微”陋习在六成以上驾驶人中普遍存在,特别是20岁至35岁之间的年轻人,开车时瞄手机的频率更高。
  近日,有媒体记者在道里区、南岗区及香坊区等主城区的主要路口随机采访了50位车主,其中有37位车主承认开车过程中有打电话、刷微信的行为。
  17日16时30分,交通晚高峰提前到来,在友谊路与尚志大街交叉路口信号灯前,四条车道密密麻麻排满了正在等红灯的汽车,大概排出约50米。记者顺着车辆行驶方向行走,在两分钟左右的红灯时间里,观察的15辆车中,有9名司机拿着手机低头观看。
  18日早7时30分,在中山路革新街路口。记者发现在等红灯时,一辆驾驶白色轿车的女孩,一手放在方向盘上,一手拿着手机说语音,说完后低头继续看手机。这时,绿灯亮起,她浑然不知,直到后面的车辆按了两声喇叭,她才赶紧把手机扔在一旁,启动了车辆。相邻车道,同一时间内已经开出三四辆车。7时50分,记者发现两辆车在绿灯亮起后,司机竟然一手把着方向盘行驶,另一只手举着手机发语音微信。
  一位司机告诉记者,现在很多交通拥堵都是人为造成的。在路上行驶时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况,明明已经变成了绿灯,但前面的车却纹丝不动,后面的车鸣笛提示,前面的车主才放下手机。有时眼瞅着前面的路并不堵车,但车速就是提不起来,从侧面超过去就会发现,司机正在玩手机。
  对于开车玩手机的做法,车主们看法不一。“一般发微信的时候都是在交通堵塞或者等红绿灯的时候,不会带来什么大的危害。”车主李诚瑜是一位有着10年驾龄的老司机,他认为自己车开得不快,技术也好,看微信、刷微博都是小意思,大不了扫一眼就回来,多看几次才看完。也有部分车主表示,因为现在很多事情都是在微信上进行交流,如果错过了一条微信,就有可能错过重要的工作内容。
  微信语音回个“好”,相当于盲驾113米
  开车看微信、刷微博究竟有多大危险?交警部门专业人员指导前来采访的记者,进行了两个简单的实验。
  第一个实验是在时速30公里的情况下,记者完成拿起手机、进入手机桌面、打开微信、查看一条新消息等4个动作,然后紧急制动停车,观测盲驾的时间和距离。实验开始后,记者迅速拿起放在车辆仪表台上的手机按计划进行操作。尽管动作麻利,但从拿起手机到紧急停车仍耗费8秒时间,一共驶出48.2米。“这短短的8秒钟,足以让悲剧上演。”哈尔滨市交管局勤务大队违法处罚科民警姚晨说。很多时候,司机在看了手机上的消息后,需要回复,很多人都会回复“哦”“好”或“知道了”等简单的内容,或者干脆用语音回复。
  第二个实验是同样在时速30公里的情况下进行,记者拿起手机、点亮屏幕、打开某条微信消息,然后语音回复“好”,回复完毕后紧急制动停车。实验表明,这一过程一共耗费时间13.73秒,驶出距离113米。“这相当于盲驾113米,如果前方发生突发状况,很可能造成事故。”姚晨说。
  与拨打、接听电话不同,刷微博、看微信时驾驶人需要低头注视手机屏幕,比开车打电话更危险。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研究人员经对100多名卡车司机长达18个月的跟踪调查发现,司机边开车边发短信时,发生车祸的概率是正常驾驶时的23倍,而使用电话发生车祸的概率是正常驾驶时的2.8倍。
  玩微信可分散驾驶人八成注意力
  东北林业大学交通研究所教授储江伟说,多项实验和调查表明,驾驶时对驾驶人精神集中的要求非常高,也是安全驾驶至关重要的保障。开车接打电话、玩微信等非正常驾驶行为可分散驾驶人80%的注意力,而剩下的20%注意力不足以保证安全驾驶。所以,玩微信、接打手机等行为正逐渐成为新的“马路杀手”。
  储江伟解释说,一般来说,驾驶人在路面上从眼睛看到异常路况,反映到大脑,再从大脑指挥刹车,再到车辆完成刹车,整个过程加起来的距离才是制动距离,通常驾驶人完成整个过程需要0.45秒至0.7秒。如果按60公里的时速计算,这个时间段内车至少要开出12米。在大脑发出刹车指令后,车辆从行驶状态到刹车停下的距离被称为“非安全区域”,如果期间有人进入此区域,非死即伤。
  英国运输研究实验室公布了一组统计数据:驾车时用手机发短信,司机的反应速度会比正常情况下降低35%。相比之下,酒后驾车司机的反应时间慢12%、吸食大麻后驾车司机的反应时间慢21%。
  156处高清设备将拍下“微”陋习
  “对于开车玩微信等交通陋习进行执法查处,现场固定证据是一大难点。”一位正在执勤的交警说,“低头族”多在等红灯时看手机,只要民警向他的车走近,司机一旦意识到,立刻把手机丢到一旁。
  “由于低头发微信等行为比较隐蔽,不像接打电话,可以直观地看到。而且,大部分司机看到交警后,都会立即改正,这也说明多数司机是‘明知故犯’。”交警介绍,对于“低头族”处罚时现场取证和固化证据比较困难。
  在交警执法时,有些“低头族”还提出,自己低头看手机并不违法,因为依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驾驶机动车不得有拨打或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驾驶人违反上述规定的,处50元罚款,并记2分。可是发微信又不是“拨打接听手持电话”,所以交警不应当处罚。
  哈尔滨市交管局法制室民警孔祥立说,在现有法律法规中,确实没有明确对开车发微信的处罚条款,这是因为这些法律法规在制定时,还没有出现微信、微博等“新生事物”,但不能因为法律法规没有列举出相关状况,就证明交警没有执法权。“‘驾驶机动车不得有拨打或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这个‘等’字赋予了执法部门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即交警认为司机的行为有驾驶危险,就可以进行处罚。”孔祥立说。
  近日,哈尔滨市交通管理部门将全面启动智能交通管理系统,156处高清卡口设备将清晰地拍下驾驶人包括驾车刷微信等所有交通陋习,并以此为依据进行严厉处罚。交警同时提醒司机,处罚并不是目的,安全才是重中之重。为了行车安全,司机开车时确有需要接听或回复微信、微博的,最好把车停靠在路边后再操作。
  开车看手机应警惕手机依赖症
  对于开车“低头族”,社会学和心理学专家都表示,这一问题背后有更深层次的公共文化、心理健康等根源问题。“车子只要开上公共道路,就是处于公共空间,司机违法、不道德的行为,就是缺乏公德,缺乏公德意识。”市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姜鸥表示,对于“低头族”的行为,应该给予更大的舆论压力,使司机能认识到这种妨碍公共安全、违背法律规定的行为既应该受到惩罚,也应该接受道德的谴责。
  省心理咨询协会会长朱广雨则认为,许多司机一个人开车时爱看手机是一种信息焦虑症的表现,对手机有一种强烈的依赖心理。驾驶人应该有意识地控制这种依赖,多方了解驾车玩手机的危害,不要等到发生重大事故后才意识到其危害性。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