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乡情(原创)

袁开林

来源: 华州区公安局   发布时间:2020-05-27  浏览数:

       这是秦岭脚下的一户人家。甘甜的山泉水沿着院子里的水龙头汩汩流淌,水龙头的下面是城里人的一双微微出汗的手,山泉水浇在四十来岁的城里人粗糙的手掌上,流到城里人宽宽的指头缝里,在城里人的皮肤上滑过一片清凉,在城里人的眼睛里滑过一片惊喜,在城里人的心里滑过一片深深的依恋,和无法释怀的淡淡的惆怅。

城里人曾经也是山里人。城里人的家就在桥峪水库下面的一个小村庄里,因为父亲在城里工作,城里人在四年级的时候就跟着他的母亲去父亲所在的城里生活,从此告别了熟悉又亲切的青山与田园,告别了拂晓的鸡鸣、门前的狗吠,告别了屋后的桑葚树、院里的老梧桐,告别了夏夜的萤火虫、深秋的红柿子,告别了甜甜的玉米杆、清清的山泉水。

工作了以后,城里人每年都要回村里几次。有时候是走亲,有时候是祭奠,有时候是游玩,有时候,是思念。

这里有熟悉的人,熟悉的景,熟悉的往事,熟悉的味道。这里的一花一木他都喜欢,这里的一草一石他都眷恋,这里的每一丝风吹都让他感到陶醉,这里的每一声鸟鸣都让他心潮澎湃。

有过山里人的经历,不管以后走到哪里,不管在城里待了多少年,不管经历了很么样的浮沉与悲喜,不管城里的马路多宽阔、空调多凉爽、饭店多高档、月季多娇艳,城里人永远忘不了自己曾经是山里人的那段珍贵的回忆,忘不了那片黄土,忘不了那汪清泉,忘不了那片青翠,忘不了那阵清香,忘不了小河里狡猾的鱼蟹,忘不了深山里奇异的花果,忘不了夏夜里头顶的璀璨,忘不了隆冬时热炕的滚烫,忘不了儿时经历的清贫与欢乐,忘不了母子相依的每一个平凡而难忘的日子。

[ 打印 | 关闭 ]